混沌既开清浊辨,至尊圣玉乾坤现。断界圣斧破洪荒,造化明

债务员  2024-04-09 13:54:04  阅读 17 次 评论 0 条
混沌既开清浊辨,至尊圣玉乾坤现。断界圣斧破洪荒,造化明镜沉日芒。太极仙图拓六气,轮回宝玉展因果。日月既出乾坤袋,千兽更涌万龙葫。周天风雷雨炎土,辰印东南东南中。至此,乾坤既现,川洋脉野中生灵争奇,日月星辰下万兽竞辉。茫茫渺渺间,会及至尊结合为号,其有两种生灵为万物之长,一者称为人灵,二者称为妖灵;人者,善用阴力,可强身壮体,引风雷水火;妖者,善用阳力,可千变万化,招法相乾坤。首话自盖以表人者。话说那世间之中,以四灵界为首。这四灵界乃全国修灵之士的源头,人族壮健的基础。四灵界中有一宗门,其名造化灵宗。造化灵宗居于霞光山内,此地灵力充沛。人居于此处则容光振奋,百年不老;兽居于此处则邪气浩然,十年有灵。朝暮之间,山中可见万道霞光当空,年龄轮替,宗前亦有灵怪仙兽徘徊。仙崖怪石,奇峰峭壁。怪石之中,常有奇猿长鸣;峭壁之上,久有仙鹤驻停。霞光山之内,有四座奇峰,其以日月星云为名。峰内,亦分有仙居,以春夏秋冬相应。这四座奇峰属那造化灵宗四大护法全部,四大护法者,即为东方青龙护法,西方白虎护法,南边朱雀护法以及朔方玄武护法。且只说那南边朱雀护法,他已百年高龄,埋头修炼灵力,少问世事。他栖身那望月峰中的皓辰洞,每年少至于外。望月峰有一仙楼,其名秋雷。南边朱雀护法的后代与弟子便居于此地。秋雷楼外,有不停插云表的仙树,此树高达百丈,邑邑葱葱,绿叶繁茂,居于其下,实乃阴冷之极。一日,一老者领导十余名孩童席地坐与此树之下。那老者衣着阴冷,红光满面而又鹤发童颜。那群幼子双目炯炯有神,实乃暮气强壮,冀望盎然。只闻那老者道:“孩子们,今日咱们来讲讲这十念灵树。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,但此树却有不同,人以四时而增,此树却以四轮为长,一轮为那一十二年,四轮乃为四十八年,所以此树每四百八十年结束一次,每次结那四十八颗十念灵果。”一孩童问道:“十念灵果是关于我们什么?”那老者缕动额下长须,笑道:“所谓十念,乃身念,心念,法念,田地念,阿兰若念,城市念,名闻利……”“哈哈哈……钱老头,你又正在骗小屁孩了广州要账公司。今年这群小屁孩怎么样,有没有灵性比力高的。”老者的话还没有说完,十念树上便传来一阵嬉笑的声音,这声音犹如出谷黄莺,嘹后可爱至极。待得众人举头一望,只见一俏丽少女坐正在灵树的树干上。众孩童见她出言不逊,皆神情忿忿。可那老者淡然一笑,毫不正在意这称呼,可是无奈道:“凌薇大姑娘,算上这次,已经是三十二回正告了广州卓越讨债,灵宗门下,不可对灵树不敬。”那树间少女名叫黄凌薇,乃是朱雀护法的直系孙女,造化灵宗内,身份实乃尊敬至极。“切,灵宗的戒条,我会不逼真,我这是正在给小屁孩做错误的示范。”那少女伸了一个懒腰,纵身跳下灵树,她面露坏笑,次第拍打着这群孩童的头部:“从今以后,你们都是灵宗的弟子,要努力苏息灵诀,壮大咱们造化灵宗,明不领略?”众孩童迷惑不已,不知应做何回应,那老者见此,对他们道:“她是你们的师姐,师姐教诲,你们还不连忙谢过?”众孩童忙道:“多谢师姐教诲。”黄凌薇合意至极,大摇大摆的从灵树下隔离。“钱爷爷,这个师姐怎么有些不同啊?”一孩童略有些古怪的问道。那钱爷爷嗟叹道:“造化灵宗有九戒,管教极为森严。门下弟子自小修炼灵法,以守护苍生为己任,久而久之,未免与世俗脱轨,我前几天领导你们所访问的师兄师姐各个都是浩然邪气之辈……唯有她,哎,小小年岁就成精了,真不逼真她长大了会有什么作为。”孩童们彼此望望,不解道:“这师姐怎么了,为何爷爷这般说她。”“你们不领会,待我与你们讲讲,朱雀护法乃造化灵宗四大护法之一,灵宗之内,实乃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。灵宗弟子修行未满,绝不准许下山。但朱雀护法前几年因有要事,便将大姑娘带了出去。大姑娘那时方小,哪知尘世纯净,她习得世间的污言秽语,败习陋行。此后之后,她正在灵宗之内便不守礼法,闯出困苦多数,也算咱们灵宗的小传奇。”孩童们又问道:“师姐都闯出了哪些困苦?”那钱爷爷道:“造化灵宗的山前有两湖,一为冰湖,二为火湖,合称冰火琉璃仙湖。冰湖之中栖身着炼狱冰麒麟,火湖中栖身着焚天火麒麟,这两兽乃是世间祥瑞、吉灵之兽,那黄凌薇大姑娘不知天高地厚,竟然捏着灵诀,踏入仙湖之中。她操纵手中仙果,引得那冰麒麟安息,随后,她竟然操纵上等灵器斩断了冰麒麟的仙角,可是那顷刻间,风云变色,狂风大震,整个灵宗都为之震动起来。黄凌薇逼真自己闯下大祸,不忍伤到灵宗无辜弟子,便向宗外跑去,幸得此时,那钧天灵圣归来,他得知此中因果,不忍孩童逝去,便与冰麒麟大战一场,为了救下黄凌薇,他更是被暴怒的灵兽咬断一臂。那一战,当真是惨厉至极。”孩童们惊道:“这钧天灵圣是谁?竟能与冰麒麟大战。”钱爷爷道:“造化灵宗的宗主之下,除了了四象护法,便要属这九天灵圣,他们灵力精湛,德才兼备,实是造化灵宗的顶梁大柱。灵兽暴怒事情之后,黄凌薇大姑娘受的伤可是不轻,朱雀长老大力的责罚她一番。众人只感到她心志不熟,修炼心切,想要盗取灵兽的仙物,可谁知,她竟没有借助这灵物来提高修为,而是将她赠送给自己体弱多病的妹妹——黄凌雪。哎,黄凌雪也是朱雀护法的孙女,朱天灵圣的亲生女儿,可不知为何,这朱天灵圣对她甚是平平,凌雪姑娘正在死亡之后不久,便沾染了恶疾。朱天灵圣甚恐这恶疾扩散,便将她幽禁与秋雷楼之后,平时,只要凌薇姑娘关心与她,每日与楼后和她玩耍,为她解闷,三百六十五天,没有一日肯落下。为了替她治病,更是以身犯险,勇闯琉璃仙湖。逼真假相后,众人皆怜,她小小年岁便云云重情重义,又哪有人会怪罪与她。”众孩童相顾会商,皆是感想起自己的师姐,赞她敢作敢为。不过,一孩童挠头不解道:“钱爷爷,虽然师姐闯了大祸,可她为救妹妹,这也情有可原,算不得不守礼法吧?”那钱爷爷笑道:“如若每次都有此等感人之因,自然不会有人说与她,再说前一月,咱们造化灵宗的宗主自己检查门下弟子,众弟子皆循规蹈矩,郑重之极,唯有那黄凌薇大姑娘,竟然敢戏耍宗主,这可是千百年来都不曾有的先例。”众孩童诧异喊道:“戏弄宗主?”“你们且听我渐渐道来。”钱爷爷坐了下来,景仰十念灵树,缓缓道:“那日,宗主来到了黄凌薇身前,道‘小薇,咱们灵宗有九戒,你可知是哪九戒?’黄凌薇立即摇头晃脑的答道‘伯伯,你莫要小瞧与我,灵宗九戒,一戒道正行不,邪妖结勾……’可是说了这一句,宗主立即皱眉道‘什么道正行不,小薇,你背不下来,我不怪你,唯有更加牢记即可,但你怎可胡说?’那黄凌薇嘻嘻笑道‘伯伯,你把它反过来念。’宗主一愣,呢喃道‘道正……邪妖,串通妖邪,不行邪道,小薇,你,你怎么将咱们灵宗的戒条反过来背,这,这成何体统?’黄凌薇道‘这不能怪我,我正在背诵的空儿,都可是背诵一戒串通妖邪,不行邪道;二戒品德松弛,忤逆教授;三戒擅用灵力,伤及无辜;四戒贪财好色,恃强凌弱;五戒痴迷灵物,不择手腕;六戒同门相残,大逆不道;七戒满嘴妄言,胡言胡行;八戒明智耗费,嗔言嗔语;九戒凶怒凌人,傲慢自傲。可背着背着,我就感想很不恬逸,前方序数自无须背诵,唯有背诵后方即即可,但那些可都是大恶之词,如果说多了,约略会将自己带入迷路。当初创建这些名词的灵宗长老,定是没有背诵与这九戒,否则他们也会意识到这一点。因而,我就把它们反过来背诵,显示自己要和这些大恶相反。’宗主只觉有口难辩,指着她大半天都没说出话,差点被气的额头生烟。可那黄凌薇大姑娘仍是道‘伯伯,以后咱们再定个反九戒吧,加入咱们灵宗门下的弟子,都要熟背这反九戒,这样才气时刻反省自己。’宗主无奈苦笑,径自离去,从那以后,灵宗之内,再无一人敢和黄凌薇大姑娘讲道理。”“钱爷爷,咱们真的要背诵这反九戒吗?”一孩童古怪问道。钱爷爷哈哈大笑道:“你们自然不必,此事乃出有因,宗主问道日前,凌薇大姑娘用那九离仙火咒救下门派新入弟子,驱除了灵宗前的愚笨野兽,但那九离仙火威力微小,且不易熄灭,将宗门前森林烧毁大半,宗主愤怒,便以三戒中擅用灵力的罪名将她罚了半月禁足。她哪能宁愿,便要用这反九戒来标明自己没有做错。放眼灵宗之内,能让宗主哑口无言的人,也只要她一人。”这一边,十念灵树之下,那老者向孩童们讲述黄凌薇的趣事。另一边,黄凌薇早已经穿过了秋雷楼,来到一处安静精雅的小居前。此处绿草如茵,百花争艳。芳芳萋萋,红红绿绿间,有一身穿白衣的女孩肃立其中,她肤白胜雪,天姿灵秀,双目澄如秋水,纤手若比柔荑,远了望去,便肖似脱离尘世的仙子般。她,便是黄凌薇的妹妹黄凌雪。黄凌薇人还未至,声音便到,只听得:“妹妹,快过来,我给你带了好吃的。”黄凌雪显露了温柔的笑容,柔声应了姐姐,两姐妹相见后,便共同联袂,进入了屋子中。“猜猜我给你带来什么了?”坐正在椅子上后,黄凌薇拉起妹妹的手,满脸坏笑的问道。黄凌雪轻轻摇头,示意自己猜不出来。“哎,你姐姐这么聪明,你怎么这么笨。”黄凌薇摇摇头,溺爱般点了点她的头颅:“还没猜呢,你怎知自己猜不出来,你至少试试啊。”黄凌雪道:“姐姐每次带来的工具都不同,灵器有金刚轮,木华剑,符咒有避火符,清心符,灵兽有月光兔,结草鸟,植物有玫瑰花,圣人掌。生物逝世物,灵器凡品,五花八门,千奇百怪,无论我多聪明,都不可能猜到姐姐想要送我的事实是什么。”黄凌薇得意笑道:“有我这么一个聪明的姐姐,你千万不要有压力哦。当当当当,十念灵果,可以巩固灵力的哦。”“十念灵果?”即便嘈杂精雅,黄凌雪还是轻呼一声:“姐姐,不要再为我以身犯险,这是灵宗的至宝,很快就会被人发现的。”黄凌薇笑道:“这次我才不会被抓禁闭呢,因为我已经有了万全的准备。”“万全的准备?”“是啊。”黄凌薇自信的点头,坏笑道:“我的应对方式就是偷偷溜出灵宗,正在外面待个三五年,要不然,父亲这辈子都不会让我出灵宗。”“灵宗之外?”“是啊,不要费心我,除了了帮妹妹治病之外,其实我也挺想出去玩的,你姐姐我灵法壮健,聪明无比,说约略唯有一段时光,就能正在外面闯出一番新乾坤呢。”黄凌雪道:“我逼真姐姐的好心,我不会让你白费功夫的,但是,你不要出灵宗,外面很危险的。”“哎,光正在灵宗这么大的地方待着,我都快闷逝世了,特异是我的师兄师弟们,你是不逼真,一个个就逼真修习灵诀,可到头来却弱的要逝世,出去玩玩多好。倒是怜惜了妹妹,只能待正在这里,不逼真父亲怎么想的,就是不肯破除这里的阵法,害的你出不去。”黄凌薇忧郁的挠挠头颅,看她的样子,倒是很想将自己的妹妹也给带出去。黄凌雪淡然道:“日月星辰正在侧,花草树木相伴,还有最关心我的姐姐,小雪别无所求。”“嘻嘻,就逼真逗姐姐幸福,快点把果子吃了,否则我怀疑你会把这工具送出去。”黄凌薇见她暗暗将十念灵果收了起来,立即逼真她的提防思。黄凌雪叹了一口气,逼真骗不了自己的姐姐,只能当着她的面吃掉果子,这造化灵宗的奇异仙果,她吃的是又幸福又难过。幸福的是,自己有这么一个好姐姐,难过的是,她又要因为自己的起因,受到一番灾害。看完自己妹妹优雅的吃完仙果,黄凌薇抓住了她的手,柔声打发道:“妹妹,你特定要好好修炼灵力,你禁得住安静,最适当修炼,等你养好了身体,权势高强之后,姐姐带你一起游玩灵星。”黄凌雪奇道:“姐姐想去的地方几何吗?”“没错啊,这是我的梦想。”黄凌薇笑了起来,相等向往的说道:“这个世界很大的,外面都称呼咱们造化灵宗为四灵界之一,我去过云虹城,那里也是四灵界之一,可却无比的古怪,概括都是男子,没有一切一个汉子,很好玩的。”黄凌雪道:“都是男子?是修习灵法的限制吗?”“才不是呢,听爷爷说,云虹城有霸道的云仙子,这是她们的规定,不许汉子居于其上。而且,最令人诧异的地方不是这个,阿谁城池竟然是吊挂正在半空的城池,第一次看到的空儿,可把我吓了一大跳。还有,你是没见过利害的魔鬼,他们可无比好玩的,有时光,我特定要去妖界玩玩。”黄凌雪温柔的笑道:“姐姐,我答允你,特定好好修炼灵力,以后陪着你游遍大陆。”“嘻嘻,这是约定哦,你不可以赖账。”黄凌薇速即伸出手掌,和自己的妹妹做了一个姐妹协定。同时,她心里暗暗道:“给了妹妹这个设法,她就不会太枯燥了,至少我隔离的这段时光,她也有工作做。怜惜的妹妹啊,只要我和爷爷偶尔才来看看你,也不逼真父亲犯了什么病,一点都不关心你,你特定要好好保重啊。”隔离了小居后,黄凌薇蹦蹦跳跳的走正在灵宗小路中,这条道路不是通往冰火琉璃湖的下山道路,属于后山的小道,只要少数几限度逼真。对于黄凌薇这种调皮鬼来说,这种小道当然不是什么秘密。“师妹,等等,不要跑!”就正在这时,一位穿着灵宗传统服饰的汉子飞了过来,他捏着御剑诀,踏着飞剑,恰似流光,须臾便来到了黄凌薇的身前。这汉子生的清新俊逸,剑眉星眸,实乃夺乾坤造化之辈,他乃是朱雀门下的大弟子,名为周皓轩,他自小入了灵宗,今年一十七岁,本门灵念诀已经修炼到第三层,比黄凌薇足足高了一个等第,乃是灵宗罕有的天赋。黄凌薇心道:“莫不是我偷果子的工作被发现了,爹爹叫大师兄来捉我,可不应该的,时光应该没这么快才对,我可要忍住,打逝世不抵赖。”她笑嘻嘻的凑了往时,笑道:“大师兄,我正要去后山采蘑菇呢,你怎么来了,是要和我一起吗?”那周皓轩嗟叹道:“凌薇师妹,师傅已经逼真你偷果子的工作了,快和我一起归去认错吧。”黄凌薇道:“什么果子,谁偷果子了,发生了什么工作。”周皓轩道:“师妹,你别瞒着我,钱爷爷正在带新弟子的空儿,恰恰数过了树上的灵果,发现少了一枚,他呈文给了师傅。事先,除了了你之外,没有人正在灵树的周围。”“那你怎么能说是我呢?这是恶意的栽赃,是邪恶的嫁祸。”黄凌薇摆出了嫉恶如仇的样子,特殊活力。周皓轩民俗了她的胡搅蛮缠,只得无奈道:“师傅用玄光镜看过了,你事先是叼着糖葫芦摘果子的,看,我还正在树下找到了串糖葫芦的木棍。除了了你,灵宗有谁这么贪吃?”一个纤细的木棍被周皓轩举了起来,上头还有星星点点的糖渍。黄凌薇瞪大眼睛,不敢再看周皓轩,可是傻笑道:“这个……阿谁……”“哎,没有宗主的允许,一切人是不得擅自摘落灵果的。师妹,你这次又闯下大祸了,快和我一起归去认错吧。”黄凌薇眼珠一转,怜惜兮兮道:“大师兄,你就饶了我吧,如果被抓归去,我以后就别想出来了。你逼真我的,我最讨厌枯燥了,这比杀了我还难受。”周皓轩见她云云怜惜,也不忍将话说的太重,他道:“忧虑吧,师妹,我会时常去看你的。我逼真你欢喜山下的小玩意,等我出去执行职守的空儿,我会时常给你带好吃的,好玩的。”黄凌薇一怒,双手叉腰道:“大师兄,你这意思就是不放过我了。”周皓轩道:“对不起,师妹,师命难违,你还是和我一起归去吧。”“你……你……”论灵力,五个黄凌薇也打不过周皓轩,如果他挡着,黄凌薇肯定跑不了,她负气的举起手指,磕磕巴巴的说起来,但说了几个‘你’字,她竟然周身颤动,宛如是喘不过气来。“师妹,你怎么了?”周皓轩见她用手捂住胸口,还感到她出了什么不料,立刻就靠往时扶住她。“气逝世我了……你……气逝世我了……”黄凌薇身体不住的颤动着,说起话来也是断断续续。周皓轩怕极了,登时捏起‘清心诀’,使用灵力助黄凌薇平缓心境。她可是灵宗的小活宝,又是自己最疼爱的小师妹,如果她出事了,不仅师傅不会放过他,就算他自己也不会留情自己。蜷缩正在周皓轩的怀中,黄凌薇的小眼珠一转,伸手正在怀里摸出一张符咒,趁着他惊慌的空儿,登时贴正在了他的胸口。周皓轩身体一震,发现自己的灵力被封,就连动弹一下都不能,他诧异道:“锁仙符?师妹,你干嘛?”“哈哈哈,大师兄真是个白痴。”黄凌薇紧张的拍着手掌,从地上站了起来,她围绕着周皓轩转了两圈,怡然自豪道:“爷爷的定身符果真好用,大师兄这么高的灵力都被封印住了。怎么样?我让你再抓我,再让你共同爹爹欺侮我。”黄凌薇调皮的正在周皓轩的鼻子上弹起来,玩的好不幸福。周皓轩惊慌道:“师妹,你别玩了,师傅真的负气了,你快和我一起归去吧。”啪的一声,黄凌薇打正在了他的头颅上,怒道:“坏人师兄,竟然真的想抓我归去关禁闭,以后再也反面你玩了,姐姐我要闯荡世界去,你正在这好好待着吧。”周皓轩见她远去,登时大喊道:“师妹,不要走,快回来啊!”声嘶力竭的喊叫声没有起到一切作用,黄凌薇的脚步没有一切停歇,速即分离出他的眼帘。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ianzc.cn/a/5686.html
版权声明:以上文章来自互联网,仅供参考,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。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,提供原文链接地址以及资料原创证明,本站将立即删除。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